草莓带你内外世界

咪乐|直播|app|官方下载 原来,他大学毕业后一直没有谈朋友,妈妈常以审问的口气询问。

云夏怎么会不记得,一辈子她都记得,若不是因为母亲的病,她突然辍学,连高考都错过了,或许她还有机会继续暗他。

“学长我怎么会不记得,我是说怎么会在这儿?”云夏忍住疼痛询问他。

“我刚参加完一场音乐会回来,现在准备回去,我刚才看到一个男人把甩在地上,我看好像是,就过来了,那男人是的谁啊?”

“没谁,一个坏人。”

云夏苦涩的敷衍道。

“这样啊!脸色怎么那么白?哪里不舒服吗?需要我送去医院吗?”

“那就麻烦学长了,我有点不舒服。”

“上车吧,正好我想问问这些年都去哪里了,听说没有参加高考。”

秦宇亲自下车为她打开副驾驶车座的门。

云夏上车之后突然有些后悔了,因为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学长一系列的盘问。

她是有些受宠若惊的。

曾经跟他在一个音乐社团是她最自豪的事情。

清纯甜美日系装扮软萌妹子户外风景浪漫写真

那个社团很难进的,但因为她天生有一副好嗓子才会被录取,这才比别的女生多了一些机会靠近他。

但她一直都是自卑,卑微的,她从未想过他会记得她的名字,甚至是她这个人。

今天的她很意外,很惊喜。

能够被自己暗的人记住,这么多年重逢还能一眼被认出来,这是一件多么值得自豪的事,比当年她进入音乐社团更为自豪。

“我家里出了一些变故!”云夏不想吐露太多。

毕竟这些年的事不是什么光彩的事,对于她来说,就是沉重的阴影,能还不提就不提,如果能埋藏便更加的好。

“哦,对不起,我没想到……不过变了好多,变得更加漂亮了,更加自信了呢。”秦宇立即转移话题。

这次重逢他真的不太确定是她,因为她变了好多,没有像以前那么的骨瘦如柴了,整个人的穿着打扮都有着一股迷人的气质。这才导致他老半天都不敢走过来询问她是否真的就是云夏。

“谢谢,学长,大学毕业了吗?”

“嗯,刚毕业,最近都在忙着音乐事业,我准备进军娱乐圈了,可是我家里不太同意。”

“想签哪家娱乐公司?”

“自然是云城最大的凌氏娱乐啊!这可是行业巨头啊,我想搞音乐,就一定要找一家靠谱的经济公司。”秦宇一边开车,一边说道。

每次说到音乐,这个大男孩总是闪烁着不一样的光。云夏就痴迷于此,她觉得将来的某一天,这个大男孩一定也可以在舞台上大放异彩。

“嗯,凌氏娱乐必须靠谱,我认识凌氏娱乐的总裁,需要我给引荐一番吗?”

云夏突然多了一句嘴。

对于自己喜欢的人,她根本管不住自己的行为。

“还认识凌氏娱乐的总裁?可以啊!丫头。那好呀,我现在就缺个伯乐呢!”

“那行,把手机号留给我,到时候自然会有人通知。”

“那我可得好好感谢。有时间我请吃饭。”

“不用了。到医院了,就送我到这里吧。学长,我们下次有时间再聊。”云夏有些疼的喘不过气了。能够平静的跟他聊了一路也是她在极力隐忍。

“我送进去吧,顺便帮挂号。”

“不用,我看这病男生不太方便。”云夏尴尬一笑,秦宇立马懂了。

“咳咳!我懂了。那我就在这里等。”秦宇执着道。

云夏也没再跟他多说什么,因为她实在太痛了。再耽搁下去,只怕孩子有意外。

进入医院挂了急诊。

最后,医生做完检查之后,告诉她,有先兆流产的征兆,但是胎儿目前从B超情况来看还是有胎心的,胎心都正常。

这才让她稍微松了一口气。

孩子保住了,没有意外。

“但是,不能再受任何刺激了,这身体太虚弱了,胎儿不稳,很容易流掉了,现在必须住院保胎。安静躺在床上静养,要顺利挨过三四个月才能保证安全……”医生继而又叮嘱她,不让她彻底松口气。

“好,医生我知道了,那我可以先回去吗?我什么都没带,住不了院。”

“多走几步,孩子可能就直接跟来姨妈一样流下来了,要是不想要这个孩子就回去吧,就没个家人吗?出了这样的事不会打电话过来帮办住院吗?”医生有些凶悍的问了她一句。

云夏不敢回答医生,她只是呆呆的躺在病床上。这还是临时病床,不是住院病房的床。

“那我……打个电话。”云夏想来想去,拿出手机给自己的母亲打了个电话。

这个时候只能麻烦母亲了,她不想给那恶魔打电话。

母亲赶到之后给她办好了住院,并在病床前贴身照顾她。

云夏突然想到秦宇可能还在医院外面等待,她立即给他发了一条消息。

手机号码是刚才在车上存好的,现在就派上了用场。

编辑好短信发送了出去。

“学长,我没事,回去吧。”

收到短信的秦宇怔了几秒,然后给云夏回复了一条短信。

“好。”

然后放下手机发动车子。

正对面停下一辆车,黑色的宾利。

车门打开,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脸色凝重的走下来。

秦宇一眼便认出了他。

这个不就是刚才把云夏推在地上的男人吗?他是谁?云夏说他是个坏人?那他现在为何急匆匆的赶来这里?

见墨非离进了这家医院。

秦宇虽是好奇,本想跟着进去看一眼,看云夏是否还在医院,这个男人跟她是什么关系。

突然接到家里打来的电话,说他母亲病了让他赶紧回去。秦宇一刻也没耽误,只好发动车子先行离开了。

住院部。

云夏所在的病房被砰的一声一脚踹开。

墨非离犹如深夜降临的撒旦阎罗,脸色黑沉沉的杵在门口。

这门是他直接上脚踹的,吓了云母一跳。云母立即从椅子上站起来。

云夏倒是不以为然,他这么暴力又不是一次两次了。

“孩子呢?”墨非离冲到她面前,高高在上的质问她。

“我要说没保住呢?”云夏淡淡的说道,她的心里是有一股气的。

明明是他推的她,现在还跑来质问她的孩子。

“没保住的命也保不住了。”

“墨非离,还讲不讲理,孩子如果没保住也是害的,凭什么要我来负责。”

“是惹怒的我。”

草莓带你内外世界
滚动到顶部
百度